珠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踪9年儿子被夫妇寻到虽无血缘仍愿看他长大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9:00:08 阅读: 来源:珠光粉厂家

失踪9年"儿子"被夫妇寻到 虽无血缘仍愿看他长大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江西夫妇在丰都找到疑似失踪9年的儿子

??? DNA鉴定结果,孩子和他们没有亲子关系

??? 江西省九江市的胡军区、周九连夫妇,为了寻找9年前失踪的儿子,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不仅花光家里积蓄,还向银行贷款4万元。最终,他们用1万元买来线索,在丰都县找到疑似儿子的收养小孩陶世路。

胡军区夫妇的儿子与陶世路的体貌特征多处相似,连民警也一度认为陶世路就是胡军区夫妇的儿子。

但是,昨日专程从江西来到丰都领取DNA鉴定结果的胡军区,被泼了一瓢冷水———陶世路和他们没有亲子关系。

胡军区执意要按照此前和陶世路的约定去见孩子。昨天,“父子”相见了,紧紧相拥,泪眼婆娑……

进屋舀了一瓢水 屋外儿子不见了

1999年2月12日,在福建省晋江市打工的周九连生下儿子胡豪华。远在浙江打工的胡军区放弃工作,赶到晋江。为了照顾爱人,他白天卖水果,晚上卖烧烤,一家人过得非常开心。

2002年11月7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周九连进屋舀一瓢水到锅里,随后出来,发现刚才还在屋外玩耍的3岁儿子胡豪华不见了。

胡军区、周九连夫妇发疯般四处寻找,一起打工的老乡帮忙报了警。

花光积蓄找儿子 贷款4万元继续

儿子丢失以后,夫妻俩放弃工作寻找。几天后,依然没有消息,夫妻俩在当地一些媒体发布启事,悬赏两万元找儿子。两年时间里,胡军区跑遍了厦门、泉州、福州等地。

2004年底,一名男子打来电话,称他们的儿子在上海,但必须先给两万元。赶到上海后,他们才发现这人是骗子,两万元险些被骗走。

为了寻找儿子,胡军区夫妇花光了积蓄,亲戚朋友也都借了个遍。

2009年,全国开展打拐行动,很多被拐儿童的信息公布出来。当年12月,湖南省公安厅公布了66名被拐儿童的信息,胡军区立即赶到湖南。经过比对,没一个孩子是他的。

“只要电视里播放被拐儿童被父母领走的画面,我老公就会大哭,自言自语地说儿子何时能找到。”周九连说。为了从全国打拐DNA信息库获取信息,夫妻俩又赶到江西省公安厅抽取了血样。

“9年时间,累计行程数十万公里。因为思儿心切,我老公患上了头痛病,2010年吃了8个月的药。他还经常神情恍惚,我们怀疑他精神出了问题。”周九连哭着说。因无法再向亲戚借钱,他们向银行贷款4万元,继续寻子之路。

两万元买到线索 儿子可能在重庆

去年11月,一名在晋江打工的老乡向胡军区提供了一条线索:他的孩子被送到了重庆丰都县。

“线索费是两万元,他说先给1万元,如果警方鉴定是真的就支付另外1万元,如果是假的他将退钱。”胡军区事后告诉记者,他支付了1万元线索费,两人还签了协议。

去年12月19日,周九连和弟弟及妹妹,赶到丰都县仁沙乡陶家坪村,见到了这名被收养的孩子陶世路。

这个孩子外貌和走失的儿子非常相似,连眼皮上的伤痕也和儿子相似。周九连及亲戚当场确认他就是丢失的胡豪华。但是,在这个孩子身上找不到儿子的胎记。

他们在重庆呆了10天,胡军区将自己的血样寄到丰都。警方告诉他们,DNA鉴定结果要等待一些时日,让他们回家等候通知。

回家后,周九连把陶世路的照片拿给胡军区看,描述了他的体貌特征。胡军区一眼就认定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儿子。

那段时间,胡军区和陶世路通了两次电话。

第一次通话,胡军区告诉陶世路,要到丰都接他回家过春节。还说已经给他买好了新年礼物。

此后几乎每天,胡军区都要给丰都县当地派出所打电话,询问鉴定结果出来没有。

鉴定结果没有出来,胡军区年前接孩子回家过年的愿望落空了。

农历二十八,胡军区和陶世路通了第二次电话。电话里,陶世路责备胡军区:“你们为何不来接我?你们是不要我了,还是你们根本就是骗子?”

胡军区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无奈地回答,“乖!我们没有骗你,但是现在还有些手续要办。等办好之后我们就来接你回家!”胡军区指的办手续,就是警方正在进行的DNA比对工作,如果比对结果证实两人系父子,警方将为孩子办理回家的相关手续。

第二次通电话时,胡军区又和陶世路约定,正月初十他就会过来完善手续接他回家。

鉴定结果很遗憾 他还是坚定赴约

本月1日晚,胡军区和妻子在江西九江《浔阳晚报》葛记者陪同下,踏上来重庆的认亲路。

路上,他们再次拨打丰都当地派出所电话。民警委婉地告诉葛记者,胡军区和陶世路DNA比对不匹配。

昨日一早,记者陪同胡军区夫妇前往丰都。他们首先去了派出所。警方将一份《鉴定结论通知书》交给周九连,鉴定书清楚地写着:“陶世路与周九连、胡军区亲权关系不成立。”

得知鉴定结果,胡军区在派出所外的公路上走了几个来回,随后坚定地告诉记者,他要赴约认亲。

陶世路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看到孩子,胡军区立即跑过去,看看孩子右眼上的两道小伤疤,又看看孩子的头部,胡军区突然抱着孩子放声大哭:“儿子,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找得好辛苦。”接着,周九连也哭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孩子,你们看他眼皮上的伤疤,还有孩子走路的姿势。这就是我的孩子,肯定是我的孩子。”周九连告诉记者。

寻子9年多的痛苦释放后,胡军区夫妇打开背包,拿出买来的新鞋、新衣服给陶世路换上。换鞋时,胡军区脱掉自己的鞋和陶世路比了比脚型。换好鞋,胡军区又拿出一瓶饮料给孩子。

孩子在晋江捡到 相距只有5公里

陶世路大大的眼睛,瓜子脸,看上去乖巧可爱。穿上新鞋后,他从屋里搬出几张凳子让大家坐。

陶世路告诉大家,爸爸在外务工,很多年没有回来了,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昨天亲戚结婚,爷爷奶奶都去镇上喝喜酒了,他一个人看家,还要放牛。

记者偷偷把陶世路叫到一边:“你知道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吗?你想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想不想回家呢?”陶世路小声说:“我当然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我不想回家,我在这边已经生活习惯了。”他还说,他今年读5年级,成绩很好。

一名邻居告诉大家,当地人都知道陶世路是很多年前抱养来的。

“我捡到陶世路,是在胡家孩子走失后1个月。当时孩子找不到家。”昨日下午,陶世路在福建晋江务工的养父陶一清,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陶世路和胡家孩子走失的地方只相隔5公里左右,他也希望陶世路是胡军区的孩子,这样孩子也能和亲生父母团聚。

呆了1个多小时,陶世路的爷爷、奶奶还没有回来。记者和陶一清电话道别时,陶一清留胡周两人住一段时间再走。

胡军区:

我就在这里陪孩子

“我就在这里陪孩子。”胡军区说,陶世路的养父母都不在家,他要住在陶家,“我给他们干活,我就想看着他,我要看他长大。”

周九连说,丈夫现在的打算与自身经历有关,“他从小父母离异,后妈对他不好。看到世路没有亲爸妈在身边,他想尽点父亲的责任。”

周九连:

想和陶家结成亲戚

“他已经是我们的精神寄托了,不管是不是我儿。”周九连告诉记者,他们要重新鉴定,即使最后确认不是自己的儿子,这个孩子和他们也有缘。她准备和陶家结为亲戚,一起抚养孩子。

陶一清表示,如果最终结果仍证明世路不是胡家的孩子,他不排斥两家结为亲戚。

鉴定结果很准确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丰都县公安局法医室的电话。

主检法医师代长江解释,胡周夫妇和陶世路的亲子鉴定,他们是经重庆市公安局刑侦部门委托权威机构做的,“我们也发现小孩和这对夫妻确实很像,原本只需要做1次的鉴定,我们特别要求做了两次,但是结果很遗憾,孩子不是他们夫妻俩任何一方的。”

“如果夫妻俩对鉴定结果有异议,可以重新鉴定。”虽然这样说,代警官还是遗憾地表示,DNA鉴定结果如果是亲权关系不成立,准确率是百分之百的。首席记者 夏祥洲 冉文 摄影报道

山东彩钢围挡立柱设备

昆明银行专用验钞机价格

海南布草洗涤设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