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技术评论D频段归属将左右TD

发布时间:2020-01-15 00:34:38 阅读: 来源:珠光粉厂家

C114讯 7月19日技术评论(桑菊)从2G到3G,再到如火如荼的LTE/LTEA,移动通信技术的广泛普及,极大程度上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的面貌。但究其根源,则在于人们对频谱资源更高使用效率的渴望。

无可否认,有限的频谱资源是整个移动通信产业存在的基石。所以,也就有不少海外运营商停止了2G服务,将频谱资源释放出来用于LTE的网络承载。但是在国内,目前我们还看不到这方面的任何迹象。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在内的三家运营商,都必须尽可能的争取更多更有利的频谱资源,为将来的市场竞争奠定基础。

而机会,就在眼前。

据接近工信部的知情人士说,工信部将在今年完成D频段(2500—2690MHz)的规划工作。虽然是处于2.6GHz的高频段上,在网络覆盖能力方面可能需要加强,但190M的频宽资源,还是非常非常诱人的。

因为LTE是典型的宽带组网窄带传输,采用20M大带宽组网效果才会最佳,在更低的频段上,很难有一家运营商拥有如此丰富的资源来支持组网;另外一个原因是,2.6GHz也是全球一个比较主流的LTE频段,运营商可以尽享产业链强壮所带来的成本和漫游之利。

如此关键,三家运营商自然都是虎视眈眈。其中最为渴望的当属LTE的先行者中国移动,因为对于中国移动而言,2.6GHz对于自身实在是太关键了。它需要用2.6GHz实现良性产业环境和竞争格局的构建,利用2.6GHz形成全球规模优势,吸引更多的运营商加入TDD阵营;它需要用2.6GHz来打消政府、同行和产业链对TDS/TDL不能实现协同发展的顾虑,争取早日试商用/商用;它需要用2.6GHz来重新构建一张广覆盖大容量的高速数据网络,应对爆炸性增长的移动宽带接入需求,重拾市场竞争优势;它需要用2.6GHz来实现“三分天下有其一”的豪言。总之,中国移动实在是太需要2.6GHz了。

正如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表达的,中国移动希望能够将D频段全部分为为TDD模式。“我国已经规划了1.9G/2.0G/2.3GHz频率,但2.3GHz只能用于室内,2.0GHz是TDS主频段。”

规模优势

就像是现在大家讨论GSM和CDMA两种2G技术制式一样,CDMA从技术实现和业务承载能力哪个方面来看,都比GSM要有明显优势,但最终的结局却是完全相反。因为在电信行业内,存在梅特卡夫定律,网络的价值与其用户量是成正比的,GSM占尽了产业链更强壮规模更大的优势。

TD-LTE和LTE FDD因为是系出同门,不好直接进行技术比较;但TDD天生对于频谱的利用效率更高,网络部署更加灵活,对于非对称业务的承载能力也更强,只不过在实现方式上更加复杂一些。但现在的情况是,TDL要落后于FDD的发展。除了起步比较晚之外,产业链的弱小是根本原因。

所以,通过规模引入2.6GHz,至少可以在三个层面来极大提升TDD阵营的全球实力。

在政府层面,如果中国政府将D频段完全进行TDD划分,以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以及快速上升的政府影响力,将会吸引到一些人口大国或者金砖国家进行效仿,政府对频段的最终分配也将会成为全球TDD产业健康发展的基础。

在运营商阵营中,如果我国将2.6GHz进行全TDD部署,将为TD-LTE的国际发展起到非常好的示范作用,吸引更多拥有TDD频段的运营商参与其中,因为TDD的频谱资源更加廉价;而如果只是选择F频段(1880-1920MHz)进行TD-LTE部署,海外运营商的热情将会大打折扣。

在设备商阵营中,中兴、华为、爱立信、诺西、阿朗、大唐都是非常重视TD-LTE的发展。但各个厂商在TDS时代的份额却是差异很大,如果中国移动在部署TD-LTE的时候,过多的集中在F频段上,几家海外厂商的推广积极性肯定是不高的。而如果大量的在D频段上进行部署,每个人都有机会,产业链的积极性将会被调动起来。设备商也会有更多的动力在全球叫卖TD-LTE,而不是现在只是中国移动一家在努力。

打消顾虑

从现网的运营情况来看,TDS的“不给力”已经不仅仅是困扰中国移动现在的难题,也成为了中国移动在TD-LTE部署上的羁绊。

如果大张旗鼓的部署TD-LTE,包括政府、设备商、终端商在内的整个TDS产业链都将会质疑中国移动的初衷。作为我国通信产业百年以来的首个系统技术创新,TDS承载了很多超出技术本身的东西,所以TDS必须要做好,这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

而通过大规模引入D频段,则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产业链的一些顾虑。因为如果大规模采用F频段来进行TDL部署,产业界可能会出现一种声音,“TDS高调务虚TDL低调务实”。一觉醒来,发现中国移动已经从TDS时代完全过渡到了TDL时代,因为升级是比较容易的。就像是中国移动在某个城市的试点一样,“更换一块基板,升级一次软件,增加一对光纤。”

而站在决策部门的角度上来讲,单纯的依靠F频段是否能满足扩大规模技术试验,或者未来试商用/商用的需求上,这是要打个问号的。因为对于政府而言,他们既希望中国移动能够引导好TDL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发展,又需要中国移动能够最好TDS的产业链支持,还需要平衡另外两家运营商的感受。

因为对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而言,移动数据业务是目前的竞争优势。如果这个优势的时间窗口过早的关闭,整个产业链又将回到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格局,08年大费周章的行业重组将黯然收场。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将D频段完全按照TDD进行划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LTE上的路将会出现更多的变数。如果他们也分配到了TDD频段,是采用TD-LTE来组网呢,还是牺牲部分频谱资源划出隔离带坚持进行LTE FDD组网?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但D频段的划分结果一旦出炉,一切将会明朗。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网

网络预约挂号平台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