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骚难躲真爱不防[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5:31 阅读: 来源:珠光粉厂家

相亲无耻害羞男

方圆走进酒店大堂,用目光快速扫了一圈,一眼就认出了周维,因为妈妈说他“肤色微深”。可不是嘛,这里面的男性,没人比他更黑了。

周维绅士地微笑着为方圆倒了茶水,点了餐点,还贴心地给她带来了街头那家好吃的栗子。但方圆总觉得,他笑得实在是不怀好意。

方圆在心里打了几次腹稿,故作镇定地开口:“周先生,我觉得我们不是很合适……”

“来,尝尝这里的招牌点心。”周维仿佛无意般打断方圆的话,为她放好餐具后才又说,“真抱歉,我实在找不到比咱俩更配的一对了!”

方圆呛了一下,惊恐地看着周维,听他侃侃而谈:“你是做科研的,我是搞技术的;听说你有军人情结,我是退伍军人;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今年三十五,你今年二十九……”

最后一句在方圆理解来就是:咱俩都是剩下的歪瓜裂枣,你就将就吧,别挑了。

“我想找个皮肤白点的……”方圆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说。周维面不改色:“放心,你白我黑刚刚好,咱们的孩子也不会因为这个变成奶牛。”无耻的男人!

方圆拼了:“你知道我是女博士吧?可我听说你高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这……”看到周维沉思,方圆心理平衡了:终于扳回一局!

“是啊,别人都说女博士是灭绝师太呢。”周维喝了一口茶,长叹一声,“对我这样没文化的老男人……这样看来咱们更是天造地设。再说我为了配合方博士,最近在苦读英语呢,不信你考考我?”

方圆感到一阵冷风吹过,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对面的男人还沉浸在他的喜悦里:“猪是pig,狗是dog,猫是cat……”

“那羊呢?”方圆呆呆地问了一个弱智的问题。周维果然住嘴了,想了一会儿才开口:“咩……”

温泉里的暧昧

方圆被周维气得神志不清。昨晚周维硬是要送她回家,要不是她死活拦着,周维恨不得要跟上楼喝咖啡了。

方圆狠狠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还没出门便被闺密凌瑜堵住了,要她陪着去泡温泉。

凌瑜一边帮她收拾行李一边念叨:“周维看起来真不错,有事业不说还踏实,重要的是一心对你好……”那口气,活脱脱的丈母娘见女婿,越看越满意。

方圆更加觉得周维无耻,居然收买了她的闺密。

她们到楼下的时候,周维已经开好车门等着她们了。凌瑜抢先坐到后座上,笑眯眯地对方圆说:“圆圆你坐前边啊,陪周维聊聊天……”

两个小时的车程,其间周维的手“不小心”碰到方圆的手10次,努力找话题30次,得到方圆的白眼60次……

凌瑜坐在后面狠狠掐了方圆一把,对周维说:“呵呵,她昨晚看书看得晚,没睡好……”

“是这样啊!”周维点点头,“自从遇到方圆,我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昨晚也看书到很晚呢。”

方圆想想周维的英语,不怀好意地问:“哦,什么书?”

周维:“《如何让女人不对自己太着迷》。”

……

到了酒店方圆才发现自己没带泳衣,心中大喜,故作无奈地说:“哎呀……”

周维立刻转过头来,关切地问:“圆圆是忘记带泳衣了吗?没关系,我帮你准备了三套,待会儿你随意挑。”

方圆扭曲地笑了:“多谢你啊。”

到了温泉池,是泡混合浴还是女浴又成一个难题,凌瑜看着混合池中的肌肉男两眼放光,方圆则提防着周维,不愿去。

周维把浴袍裹在了方圆身上,义正词严地说:“当然是去泡女浴,我的女友怎么能随便给别的男人看!”

方圆当作没听见,转身进了无人的女浴。方圆舒服地泡了半个小时,昏昏欲睡之际被身边的人叫醒:“圆圆,醒醒。”

方圆一睁眼就看到还在滴水的胸膛,吓得差点跌进池里,好在被一双大手抓住,顺势抱她上岸。

“你怎么能进来?”被吃尽豆腐的方圆捂住胸口,一脸愤恨地看着周维,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周维坦然地将目光从方圆的脖子下方移开,扬眉微笑:“这家温泉是我朋友开的,我特地叫他单独给我们留了一个女浴。”方圆真想一脚把他踹进池里。

周维起身要来两杯红酒,好整以暇地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着她。

在温泉里泡久了确实不适,方圆慢吞吞地走向周维。方圆坐在椅子上饮了一口红酒问:“周先生,我不明白,您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

周维很深沉:“我这个人的眼光一向很挑,尤其是在遇到你之后,才明白什么是更优秀。”

方圆脸红了。周维起身站到她面前,弯腰慢慢贴近她,凝视着她:“而且,只有像我这么完美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

说完快速在方圆唇角啄了一口,回味片刻才满意地点点头:“红酒不错。”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周维现在已经在碎肉机里了。

逃不出的魔爪

自从那次相亲后,方圆“把自己嫁出去”的人生第一目标屈居第二,目前紧要任务是逃离周维的魔爪。

“校门口等你,一起吃晚饭。”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方圆快速回复:“好。”

好才怪!下课后方圆哼着歌走出学校的后门,刚刚愉悦的心情立马乌云罩顶,周维明明每天都在前门等的,今天怎么会堵在后门?

一向伶牙俐齿的方圆歇菜了:“我……我……外面吃饭不卫生,我想回家吃。”

“正好!”周维好像早就料到方圆会这么说,他打开后车厢,传来一阵“咯咯咯”声。方圆定睛一看,两只乌鸡在那里活蹦乱跳,旁边还有两条鱼和各种蔬菜。

“走,咱们回家,我煲汤给你喝。”周维把她拉上了车。方圆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动,一句话也说不出,干脆装死。

周维的家收拾得很干净,却没人烟,一看就是不常住。他一边忙着给方圆烧水,一边解释:“忙的时候都直接在厂子里睡了,很少回来。”

方圆知道周维手下有几个维修厂,便点头没说话。她的目光被沙发上散放着的杂志吸引,几乎都是美食杂志,上面圈注的几乎都与她有关:圆圆爱吃的,给圆圆补身子的,给圆圆做消夜的……

方圆觉得不自在,立刻放下了杂志。等看到沙发旁边的镜框里的照片时,她彻底坐不住了,是上次一起去泡温泉时凌瑜给他们拍的,得意的周维揽着嘟着嘴不乐意的她,这么看起来还挺“狼”才女貌……

深秋的夜喝上一碗鸡汤,配上几道开胃小菜,方圆通身舒畅,连对周维的戒备都放下了。看他忙前忙后为自己准备餐后水果,也许是太舒适了,方圆心中竟萌生一种“人生幸福大抵如此”的想法。不经意间撞上他的目光,方圆立刻低下了头。

“是不是感动得要以身相许了?”周维在方圆脚边坐下,递过一瓣剥好的橙子给她。方圆接过橙子放在嘴里,甜得不想理他。周维不甘心地凑过来,两手抱住方圆的小腿,仰头看着她:“圆圆,我在热恋。”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还热恋?方圆“扑哧”一声笑出来,打掉周维的手怒斥他:“滚开!”只是语气听起来更像是撒娇。周维不依不饶地坐上沙发缠住她:“圆圆,今天我买的橙子太酸了,不好吃。”

“不会……”方圆刚要摇头,周维的脑袋就凑了上来吻住了她,像个爱吃糖果的孩子,贪食无厌。方圆费了好大劲儿才推开他,恨恨地说:“流氓!”

周维意犹未尽地又啃上一口,才满意地点头:“橙子不错,明天我给你榨成汁送学校去。”

光棍要从良

这是相亲以来周维第一次没有来接方圆放学,本该轻松的心却怅然若失。

就当是去喝橙汁好了,方圆为自己找了个去见老男人的借口。

在维修厂里,方圆只看到待修的卡车和戴着口罩的维修工人,她只好拉住一个工人问:“请问,周维在哪里?”

那人立刻两眼放光:“你找老大啊?你是他什么人?”不等方圆回答,他又立刻转身大喊,“老大,嫂子来找你喽……”

方圆抚眉:果然是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员工。

周维从一辆大卡车下面钻出来,满身黑漆漆的,只有牙是白的:“嘿嘿,太忙了把橙汁的事儿给忘了。你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

方圆听出他语气里的激动和迫切,心中不禁一动,仍故作生气地问他:“他们怎么叫我嫂子,是不是你又胡说?”

周维嘿嘿笑着不说话,旁边员工赶忙插嘴:“嫂子,除了你以外,从没有女人来找老大,看来,万年光棍终于要从良了!”

方圆低头偷着乐。周维脱下工作服和手套,拉着她的手说:“带你看看我的大本营。”

维修厂就如同周维的家一样,虽然四处都飘着机油味,却不失整洁;员工们虽然欢脱但个个干活都很认真,方圆觉得,周维的领导能力还是不错的。

“未来的老板娘,你对这里还满意吗?”周维毕恭毕敬地问。方圆瞪他:“我……我只是来随便看看。”

“呵呵!”周维傻笑着把方圆揽在怀里,“不能随便,这里面都是我的宝贝,你见到它们就算是见家人了,什么时候咱们见见我未来的岳父岳母吧?”

方圆捏着鼻子从他怀里躲开:“臭死啦,你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

将明骚进行到底

说好的只是随便见见岳父岳母吃个饭,周维居然带了体检表、存折单、房产证等等各类证件,顺便将结婚提上日程。

方圆在桌子底下狠狠踩周维:“你准备得也太充分了吧?!”

周维面不改色:“我回去查了一下字典,明白了得寸进尺的意思,顺便活学活用一下。”

被吃得死死的方圆从此再无脱身希望,想她堂堂一灭绝师太,居然就这样被一个老男人给收了。

方妈对周维满意极了,不住地点头:“虽说年纪大了点,但我们姑娘也快三十了,罢了。”

方圆不乐意了:“我才二十多!”

方妈不理她,接着对周维说:“之前我听你爸妈说你特别害羞,不喜欢和女孩子说话,看来这次能成,是我们圆圆主动。”

“害羞?”方圆从没见过这么明骚的害羞男,为了追自己,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上天入地的不要脸”,居然说他害羞?

周维脸红了,不好意思地向两位长辈笑。他借着桌布的掩盖紧紧地握住了方圆的手,心中腹诽:我是害羞啊,害羞得只恨不得每天先喝上两瓶二锅头壮胆再去找她。只是,在心上人面前还谈什么脸面?真爱至上足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