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光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棉纺企业遭遇不公之痛期盼政策解围【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50:31 阅读: 来源:珠光粉厂家

棉价暴涨企业叫苦不迭 环境变化令“不公”显著放大

新闻提示:受近期棉花价格飞涨以及金融危机的影响,棉纺企业对于棉花环节的诉求相比往年更为迫切。而业界呼吁已久的“高征低扣”、滑准税、税赋摊派过重等问题也一直是悬而未决。业内人士表示,政府亟待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以解棉纺企业燃眉之急。

棉花之于棉纺企业,就犹如“民以食为天”。受到近期棉花价格飞涨以及金融危机的影响,棉纺企业对于棉花环节的诉求相比往年更为迫切。企业在慨叹宏观环境变化令不公平部分的负面影响成倍放大的同时,正迫切寄望于政府施以援手。业界一致认为,当保生存、保订单被摆在首要位置后,政策中可以争取的内容就显得弥足珍贵。

棉花之困

进入4月以来,国内棉花市场货源日趋减少,棉价更是一路强势上涨超过1000元/吨。

“现在的棉花均价已达12600元/吨,刨去三丝、异纤,总体算下来,每吨价格在13000元左右,我们真的承受不下去了。”山东泰安某大型纺织企业原料采购部负责人的一席话,道出了棉纺企业的共同心声。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目前棉纺企业经营存在较大困难,特别是3月中旬以来,皮棉价格大幅上涨,而纱线价格却未能追随同步攀升,令棉纺企业普遍叫苦不迭。据了解,对于原料成本的消化,目前只能由棉纺企业自身来扛。另外,资金短缺导致企业开工不足或直接停产。该人士同时反映说,除棉价暴涨外,市场上还存在着买棉难现象,“拿着现金到处跑,但是很难买到优质棉花”。

对此,第一纺织网分析师张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272万吨棉花收储结束后,在没有增发进口配额、加快新疆棉入关等政策调节下,国内棉花供给的结构性矛盾暴露出来,棉价快速大幅上涨。另一方面,部分贸易商大肆囤积,造成棉花市场供应不足。

对于贸易商的囤棉现象,中国棉花协会秘书长高芳表示,纺企难以承受过高棉价,且国家有较强的宏观调控能力,囤棉惜售只会加大经营风险。高芳说,棉价暴涨暴跌对相关产业都不利,棉价暴跌不利于棉农安排生产;棉价若暴涨,棉纱、棉布、服装等下游产品无起色,纺企难以承受,低廉的进口棉纱也会冲击国内市场。

“市场迫切需要政府稳定价格,增加棉花供应。”张然说道。泰安的这家纺企负责人则表示,企业现在最关心的是国家何时会放储国储棉、以及放储价格如何、会否增发配额等。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希望政府能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价格出台相关政策,缓解棉纺企业面临的困难。而在张然看来,后市棉价能反弹到多高,取决于纺企的承受能力有多强、国家何时增加供给等。

“我们注意到,2008棉花年度我国累计进口棉花74万吨,同比减幅达44.2%。进口外棉的主要是棉纺企业,去年底以来进口棉花价格已低于国内,进口却一路走低,这个数据反映出了国内真实的市场需求,也就是说目前的棉纺企业普遍订单不足、开机量下降。这显然是和国内的棉花价格高涨形成了背离。”张然提醒说。

“不公”之痛

棉纺企业除了要承受电汽运、棉花等成本上涨的挑战外,还要背负棉花进、销项税抵扣不统一、进口征收滑准税的压力。在不久前在常山集团召开的座谈会上,多家棉纺企业对于增值税“高征低扣”、滑准税、税赋摊派过重等问题怨声载道。

在整个纺织行业中,棉纺行业的利润率一直垫底。第一纺织网调查显示,一家20万锭生产能力的棉纺企业,2006~2008年的3年平均增值税税赋为6.7%,综合税赋8.8%,而利润率不到5.2%,形成强烈反差。

而为业界所诟病的滑准税制度,制订的背景是国际棉价低于国内棉价。今年以来,我国20支纯棉纱价格比巴基斯坦的同类产品每吨高出2000元左右,甚至出现进口巴基斯坦纱比国内棉花还便宜的现象,这使得国内棉纺企业的产品难以同国际市场竞争。目前,棉纺织企业要求棉花采购中的进项和销项增值税率统一以及取消滑准税或降低滑准税为1%的呼声非常强烈。

“我们的21支纱原本销售情况良好,但最近巴基斯坦同类产品价格降到了14000元/吨左右,比我们低了近4000元,这简直是让我们没法活了。”湖北一家棉纺企业的老总很是无奈。

“买的时候是含税价,卖的时候应该将同等税抵扣,可棉花却是个例外。”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徐文英指出,就是因为“高征低扣”中间4个点的差价,每年增加了棉纺企业45亿元左右的成本。

徐文英指出,无论是高征低扣还是滑准税,出发点都是保护棉农利益,但实际情况却是好处全落在了棉花加工厂和流通领域。徐文英建议,取消滑准税后,如果国际棉价低于国内,建议财政对棉农予以直补。“如果这两项政策不能解决,棉纺织产业的困难将难以缓解。 ”徐文英表示。而针对有舆论指责一旦进口棉花价格放开,企业就不买国产棉花了,徐文英认为这是杞人忧天,“配额是按照缺口发放的,想多买也没有配额。更可况如果没订单,你要进口干什么?”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自去年以来一直在极力呼吁政府加大对棉纺企业的专项扶持力度。然而,事实却是,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业已出台,商业银行贷款依然难以惠及被列入高风险名单的棉纺行业,与此同时,业界呼吁已久的“高征低扣”、滑准税、税赋摊派过重等问题也是悬而未决。张然表示,政府亟待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以解棉纺企业燃眉之急。至于后期国内棉花供给,则依然要关注国家政策,主要包括增发进口配额、抛售陈棉和加快新疆棉入关速度等。

西班牙装修风格案例平面烫金机

北京地区苹果无袋与套袋栽培技术的比较彭学斌

果园怎样施肥才科学合理乳山

相关阅读